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最初进化

末路!十九岁的黄昏 第七十五章 杀贼,杀贼,杀贼!!!

最初进化 卷土 7543 2022-05-08 05:18

  王五听了方林岩的话以后眼神一凛,立即大步跟着霍师傅走上前去,他之前的犹豫其实是可以理解的,觉得自己上去和霍师傅联手有失身份,但方林岩的一句话就点醒了他。

  这是国战,这帮该死的小鬼子在烧杀掠抢祸害百姓的时候,何尝讲过道义?那自己担忧什么?

  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多杀几个敌人为阿七报仇!

  霍师傅在踏上了这条廊道的时候,本来是大步流星的,不过走到靠近中央的位置的时候,脚步就已经明显的放缓了,然后步速则是越来越慢,到后来更是闭上了眼睛,相反耳朵则是开始微微的颤动着。

  此时可以见到,连后方跟随着的王五,也是很干脆的停下了脚步,应该是唯恐干扰了霍师傅的听觉。

  忽然之间,霍师傅大喝一声,用手中的齐眉棍一挑,紧接着猛的一闪!

  只听旁边“啪啦”一声轻响,便见到有土黄色的影子一闪,旁边的木头柱子上赫然就传来了“滋滋”的声音,立即就见到柱子上冒出来了明显的淡蓝色烟雾!

  被涂抹了上好桐油的木头柱子上,立即出现了一大块巴掌大小的黑斑!!

  见到了这一幕,周围的人顿时就明白了之前通道里面的士兵是怎么死的,原来竟然是中毒!那条土黄色的影子看起来就是一条小蛇,活动起来迅捷无比,因此普通士兵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而这小蛇乃是从地面发起攻击,士兵被咬的位置估计也都是小腿甚至脚板,所以伤口并不明显,看起来就像是鬼神作祟似的。

  一切恐惧都是源自未知,在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之后,绿营的人也是士气大振,立即就叫嚷着去准备火把了,准备一把火将这里烧掉。

  这样一来的话,随便你什么蛇啊虫啊,还不都是灰灰?

  霍师傅这时候却没有停住脚步,而是继续前行,结果走了三四步,那条土黄色的影子就再次弹射了出来,只是这时候霍师傅也是早就有所预备,将左手一扬!

  立即就见到了它在空中居然还能变相,一口就咬在了霍师傅的左手上!看得旁边的人连同方林岩都是心中一惊,却只有王五表情淡然。

  因为他知道,霍师傅的父亲早年为湿痹(风湿)症所困,曾经专门进山抓过好几年的毒蛇,取其毒液来为其治病,这么一个和毒蛇打了多年交道的老油条,又怎么可能被轻易咬中?

  果然,在众人的惊呼声当中,霍师傅很干脆的就一把抓住了这条土黄色的小蛇,掐住了它的七寸,可以见到他的左手上赫然已经多了一只牛皮手套,看起来小蛇的毒牙就咬在了上面。

  并且这牛皮手套的内层还有古怪,小蛇咬在了上面之后,牙齿应该就被卡在了上面,现在尽管于牛皮手套上疯狂的挣扎着,却也丝毫都没有用处。

  这时候,霍师傅将抓住的小蛇朝着对面举了起来,然后手指慢慢发力,那小蛇一点一点的被捏死,其嘴巴里面的鲜血也是溢出,而他眼神当中的冷意也是按捺不住的。

  见到了这一幕,里面顿时就有两个人经受不住这样的挑衅,发出了一声怪叫直扑了出来。

  但这时候现身就毫无意义了,周围的士兵连同霍师傅都在严阵以待,其中的一个直接就被旁边等候已久的绿营兵集火,直接打成了筛子,浑身上下喷血然后颤抖着跪倒在地,然后死去。

  另外一个刚刚扑到了霍师傅的面前,就被王五突前一刀砍飞,整个人在半空当中解体,那一幕看起来异常血腥和惨烈。

  紧接着霍师傅便骤然上抢,他的步伐看起来也是很奇特的,有些类似于太空步的效果,看起来是在退,其实是在进,很有视觉上的迷惑效果,这就是霍师傅的压箱底本事,叫做迷踪步!

  依靠这步伐的神奇,霍师傅就闯入到了前方拐角处的回廊当中,那里面也是外界射击的死角,并且显然有人埋伏。

  对面回廊里面的敌人对他连开了五六枪,却一下都没能打中。

  然后霍师傅猛然爆发,无视了回廊中的枪手,直接冲进了旁边的房间里面,仿佛未卜先知似的,反手一棍就敲在了旁边偷袭的人的脑袋上,这家伙整个人都立即矮了半截,脑浆迸裂,舌头吐出而死。

  霍师傅接着才转身,看向了房间中央站着的那个身穿黄衣服的男子,然后冷冷的道:

  “我的弟子阿七的脚上有被蛇咬的痕迹,是你做的吧?”

  那黄衣服男子用生硬的中国话道:

  “我杀的人太多了,不记得了,既然你说有,那就是吧。”

  霍师傅吸了一口气,然后道:

  “天津,霍二,前来领教!”

  黄衣服男子木然说出了四个字:

  “建御名方。”

  然后,他的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对准了霍师傅猛冲了上来,其双手呈现出鹰爪状,弯曲成钩,指甲也是尖锐非常!

  不仅如此,这名建御名方神使的口中,居然发出了一连串诡异的声音,令人听了都毛骨悚然,惑乱心神。

  霍师傅抬起棍子就直接横扫了过去,却没料到建御名方神使抬手一握,便将这根棍子抓住,只听棍子上被抓的地方居然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赫然被直接抓得变了形!!

  紧接着,建御名方神使举起右手就对准了霍师傅劈面抓了过来,他的行动看起来关节活动受限,因此举动十分僵硬,但是速度却十分之迅捷。

  更令人防不胜防的是,这家伙居然还猛的张嘴,从其嘴巴里面吐出了一条指头大小的小蛇,飞咬向了面前的霍师傅。

  这三管齐下,真是凶险至极,不要说是普通人了,就连远处观战的方林岩都捏了一把冷汗!

  只是霍师傅这时候却做出了一件让人费解的事情,他很干脆的松开了手,弃棍。

  这一根五尺三寸长的齐眉棍,在他的手里面简直就被弃若敝履,说扔就扔。

  紧接着霍师傅拿左手对准了小蛇一格,口中却大喝一声:“杀!”,然后右手握拳,直接就轰向了面前的建御名方神使!

  此时建御名方神使正对准了霍师傅一爪抓来,接下来就是拳爪相接,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建御名方神使居然明显力量不足,顿时就被打得倒退了一步。

  但他这一步刚刚退了出去,霍师傅的左拳已经再次轰了过来,这一拳看起来毫无花巧,却深得大巧不工的味道,

  建御名方神使反手一挡,却根本没料到这一拳上居然附带的是“摆”劲,就类似于太极拳的揽雀尾似的,直接就将建御名方神使的挡格之势给反震了出去。

  至此,建御名方神使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色,因为他此时整个身体都处于了完全失控状态,就像是鬼压床那样,看得见,听得着,但是手脚身体都完全不受任何控制了。

  虽然建御名方神使很清楚只需要一个呼吸的时间自己就能恢复正常,但是霍师傅这时候已经再次一拳轰了过来。

  这一拳只能用四个字形容:

  雷霆万钧!!

  霍师傅将心中的愤懑,失去徒弟的哀痛,还有对日本人的怨气,国战的一往无前.......全部都灌注到了这一拳当中!

  他苦练了三十年的功夫,在倾注入了这么多的复杂感情之后,最后就凝聚成了这一拳,

  杀贼,

  杀贼,

  杀贼!!!

  这一拳在瞬间就有了自己的灵魂!!

  建御名方神使硬吃了这一拳之后,整个人居然连半步都没有退,这却并不是什么好现象,而是代表了霍师傅的这一拳中的所有劲道都倾数灌入到了他的身体当中,半点儿都没有浪费。

  过了两三秒钟,建御名方神使的嘴巴张合了一下,忽然他木然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然后朝着后方踉跄了半步,同时右手也伸到了半空当中,看样子似乎要捂住自己的胸口。

  可是,就在下一秒,建御名方神使背后突然炸裂了开来,呈现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鲜红的血肉,惨白的骨骼碎片清晰可见!

  不仅如此,他的内脏鲜血之类的东西,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外力影响,瞬间就朝着外面喷射了出去,将后面那一堵墙壁都涂抹上了一层惨烈无比的赭!!

  有一句成语叫做“肝脑涂地”,此时的这一幕落在旁人的眼里面,大概与之也是类似了。

  很显然,如此恐怖的伤势,这名神使肯定是活不下去的了。但这神使居然还能继续站立,木然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他接下来只是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绢帛,仔细的擦拭了一下口角旁边溢出来的血迹,然后是双手,接着很从容的坐倒在地,双眼一闭,这才就此死去!

  对于神灵这方面的事情颇有了解的方林岩就知道,这家伙应该是获得了神眷的缘故,虔诚的信念直接压制了痛觉,因此在这种濒死的状态下才能做的如此从容。

  不过这时候,霍师傅也是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就无力的靠在了旁边的柱子上,他似乎想要说什么话,但一张嘴就直接喷出了一股血雾来。

  果然杀敌一千,自损七百......

  霍师傅用手中的齐眉棍作为引子,惹得这名神使来攻,然后弃棍争先,三拳毙敌,可以说是极精彩的战斗,完全是在谋划和打法上都展现出来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现在看起来,霍师傅表现得也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的。

  好在这时候王五已经走上前去,在霍师傅的背后推拿了几下,霍师傅的嘴角顿时又流淌出了一股黑血出来,但是人顿时就显得比较轻松了,紧皱的眉头也是松解了开来。

  此时霍师傅也是拿出了一枚丸药服下,开始闭眼调息。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对王五低声道:

  “五哥,我看霍师傅这伤似乎不是新伤?而是旧患?”

  王五也不瞒方林岩,点了点头低声道:

  “石头他走的路子和我不一样,有道是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他从小就精修武当的钓蟾劲,并且心志坚定,一以贯之。”

  “所以,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领悟到了他的道,不过在晋升宗师的时候却也是因为性格过刚,所以伤了肺脉,平时看不出来,一旦全力出手就会引发旧患。”

  这时候,霍师傅却伸手摆了摆,然后对着王五颇为感慨的道:

  “老五,刚才那一拳,我是按照你说的法子,就是注情之法打出来的,果然是酣畅淋漓,劲道若排山倒海一般,甚至远超我的预期之外。”

  “如此拳劲,我师父是肯定打不出来的了,估计就连我师公年轻的时候,也仅能勉强够得着而已。”

  说到这里,霍师傅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方林岩道:

  “若不是置身于这国仇家恨的战场之上,我也没可能将拳法升华到这样的地步。不过接下来估计还有大战,刀枪无眼,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请胡公子帮我将此拳经送到武当,找到一个叫做云鹤的知客道人就行,必有所报。”

  方林岩很干脆的将拳经接过,很干脆的道:

  “霍师傅您放心,在下必不负所托,但是回报之类的就别说了,是看不起在下吗?”

  霍师傅笑了笑,然后摆摆手坐了下来,开始闭目调息:

  “我歇息一番就好,你们去忙。”

  ***

  很快的,大队人马就开始朝着前方冲了过去,前来拦截的神使虽然诡秘强悍,却也被次第击溃,毕竟兵败如山倒,不是几个人的力量就能力挽狂澜的。

  方林岩这时候却带着李三站在了屋顶上,密切的关注着远处的动静,他的身份特殊,王五等人早就默认他是富家公子,能够亲临战场已经是难得的勇气了,所以不出手是理所当然的。

  他在关注什么呢?却是那名大神官的动静了!

  之前的情报,方林岩其实是漏掉了一句话没有说的。

  在神道教当中,其实大神官和大官司之间的区别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的,比如某位大神官本来是主持出云神社的,但一旦离开了这里,前往骏府的神社履职,便可以被称为是大官司了。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