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低调为王

归家 一千三百三十四 元帅兵符

低调为王 庞飞烟 6152 2022-04-14 23:09

  “大言不惭!”

  徐坚终于忍不住接口冷笑一声,听得他说道:“我右相府是什么地方,岂能有什么事是需要你才能办成的?”

  “再说了,你所谓的任何事,是不是也包括刺杀魏国皇帝陛下呢?”

  徐坚也不知道想到了一些什么,这个时候冲口而出,让得一众桌上的相府客卿都是噤若寒蝉,这种事也是随便说得的吗?

  “徐公,慎言!”

  司徒冼也被吓了一大跳,他毕竟只是魏国的右相,就算是手握兵权,掌管魏国百万兵马,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将魏氏皇族取而代之。

  “相爷,我只是打个比方,谁让这小子如此自信呢?”

  徐坚拱了拱手,这话虽然有些大逆不道,也确实是事实。

  要知道那位魏国皇帝陛下,可是魏国明面上唯一的一尊八境强者。

  你陆元不是说任何事都能做吗?那让你去刺杀魏国皇帝陛下能不能做到?

  “只要相爷让我进藏书阁,此事也不是不能做!”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陆元被徐坚将了一军,下一刻就要偃旗息鼓的时候,却不料这个黑衣少年竟然点了点头,当即让厅中一片安静。

  陆寻自然不会是滥杀无辜之人,他跟那魏国皇帝无怨无仇,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出手刺杀?

  因为他笃定这个魏国右相是个忠于魏氏皇族之人,绝对不可能有这般大逆不道的想法,不过那徐坚就不一定了。

  “徐公开个玩笑而已,陆先生不必当真!”

  司徒冼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聊下去了,若是传出去的话,他这个右相也做到头了,因此不得不开口解释了一句。

  原本右相府掌控天下兵马,军方大事专权独揽,朝中就有一些非议,要不是魏国皇帝的信任,恐怕早就被弹劾告老了。

  这魏国终究是魏氏皇族的魏国,司徒冼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司徒家就算也是魏国世家,但跟魏氏皇族比起来,那就小巫见大巫了。

  魏氏皇族明面上只有一个皇帝是八境,而且只是初入八境。

  但司徒冼知道很多秘辛,能屹立数百年不倒的魏国,绝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说不定魏氏皇族之中,就还活着一些老妖怪,真到了魏国生死存亡之刻,那些老妖怪恐怕都会再现,这才是魏氏皇族的真正底蕴。

  这是司徒冼唯一不能抗衡的一方势力,这或许也是魏氏皇族让他独掌军权,却不怕他造反的真正原因,因为一切尽在掌控。

  “就当他是开玩笑吧,那我刚才的提议,相爷意下如何?”

  陆寻从善如流,不再在那个敏感的话题上多说,再次旧事重提。

  他最终的目的,终究还是去右相府的藏书阁了解忘川界秘辛。

  “相爷,不可!”

  徐坚是万分不想看到陆元如此强势的,此刻直接开口,让得司徒冼心中有些不悦,心道本相都还没说话,你是想要越俎代庖吗?

  “相爷,陆元初来乍到,没有替相府立下寸功,若是单凭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让其进入藏书阁重地,你让其他为相府立下汗马功劳的人怎么想?”

  不得不说徐坚的口才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一连串的话语说将出来,让得席间的其他客卿都是微微点头。

  不管他们心中对徐坚是怎样的想法,总之这一刻徐坚的话很是中听。

  他们也确实不想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特权比自己还大。

  “这样罢,陆先生,我相府藏书阁共有三层,如今对你开放两层,等你为相府立下大功,再去第三层观摩如何?”

  眼见群情汹汹,司徒冼也不愿犯了众怒,因此他折中了一下。

  听得其口中所说的这个方案,无论是陆寻还是徐坚等人,心头其实都有些不乐意。

  陆寻要的是在藏书阁中来去无阻止,而且他也知道关于忘川界的秘密,恐怕只有右相府最隐秘的地方才可能存在。

  现在司徒冼却是将最重要的第三层藏了起来,若只是能看到一些关于魏国本土的诸多消息,那又有什么用?

  至于徐坚他们心头也颇为不满,因为除了徐坚之外,其他人的权限,同样也只是藏书阁的下两层。

  这样一来的话,刚刚来到相府不到半日的这个毛头小子,岂不是跟他们平起平坐了?

  “立下大功?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大功,才能让相爷满意?”

  陆寻不是强人所难的个性,哪怕他用强之下,对方没有谁会是他的对手。

  但既然这位司徒相爷讲理,那他自然也不会变成不讲理的那一个,因此直接问了出来。

  如今轮回海试炼的时间还足够,陆寻并不怕在这魏国多耽搁几日,如果能不暴露自己的实力和身份,那就尽量不暴露的好。

  陆寻不是怕这些魏国的修炼者,而是忌惮那些外来的家伙,甚至是这忘川界中的老怪。

  谁知道千年以来的忘川界,还有没有留下一些九境甚至是十境的老妖怪?

  “相爷,既然陆元他如此自信,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提议!”

  不待司徒冼开口,徐坚突然眼珠一转,听得他说道:“前几日相府不是丢了一件宝物吗?只要他能找回那件宝物,便算立下大功如何?”

  “哦?”

  骤然听徐坚这么一说,司徒冼心头一动,暗道前几日丢失的那件宝物可是非同小可。

  一旦真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找不出来,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祸事。

  这几日司徒冼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此事除了徐坚之外,他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哪怕是他的几个儿子,如今也是蒙在鼓里。

  “是什么宝物?”

  其他的相府客卿也是打起了精神,看相爷的脸色,那件宝物定然非同凡响,若是自己能将之找回,岂不也是大功一件?

  “相爷觉得如何?”

  徐坚沉问出声,其眼眸深处有着一抹浓浓的自信,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整个右相府之中,没有谁能真的找回那件宝物。

  “可以!”

  右相司徒冼沉吟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若陆元真能找回那件宝物,那就等于是救了他们一家老小的性命,要不然他就算是不想反也得反了。

  “是什么宝物,相爷能不能形容一下?”

  见得对方已经给出了条件,陆寻也就不再想太多,直接问出一个问题,让得桌上其他人都是竖起了耳朵,毕竟他们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

  司徒冼环视了一圈,事实上他并不想让这么多人知道,但此刻既然徐坚已经提起,为了避免这些人胡乱瞎猜,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在本相说此事之前,你们必须先立下誓言,绝不泄露半个字出去,否则别怪本相不客气!”

  为此司徒冼还是做了两手准备,这种事是不能传出去的,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祸事,因此他必须得保证万无一失。

  “我等在此立誓,绝不会将相爷今日之言,泄露出去半个字!”

  当下一众相府客卿,包括陆寻在内,都是三指向天,看到这一幕,徐坚心头冷笑,而司徒冼则是颇感满意。

  “各位,实不相瞒,本相所丢的,乃是节制魏国天下兵马的元帅兵符!”

  到了这个时候,司徒冼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听得他口中的这一句话发出后,席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是元帅兵符丢了?!”

  这无疑是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众人也意识到刚才的相爷,难怪会这般郑重其事了。

  这要是让那位皇帝陛下知晓,绝对是杀头的死罪。

  而且元帅兵符的丢失,那可是一件天大的事。

  若是有人拿着元帅兵符去调兵,整个魏国瞬间就会内乱,甚至会兵祸延绵,百姓遭殃。

  不过他们最近并没有听说哪里发生了兵变,看来那盗走元帅兵符的大盗,应该也是有所顾忌,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右相司徒冼,乃是魏国皇帝陛下亲封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掌控整个魏国百万精兵,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用那枚兵符来调拨的。

  严格说起来,右相府中的元帅兵符,其实只是半枚,剩下的半枚掌控在魏国皇帝手中,需要两个半枚兵符合在一起,才能调动天下兵马。

  可丢失元帅兵符毕竟是一件捅破天的大事,众人都能猜测,这几日相爷绝对是吃不好睡不好,心心念念都是如何找回元帅兵符。

  “所以,若是谁能找回元帅兵符,就是我右相府的大恩人,从此我司徒冼,必以上礼待之,终生不悔!”

  说出心中这件压抑了几日的大事之后,司徒冼似乎是大大松了口气,这种压力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有朝一日,那位皇帝陛下突然要调动兵马,或者说边境有什么战事需要动用元帅兵符的话,那就是右相府的末日了。

  这样的祸事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到来,因此司徒冼必须得尽快找回元帅兵符,说是救右相府一门老小的性命,并不算太过。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